欧博手机版下载:“皇权如仆从”:自我流放、萧规曹随的提比略

admin 3个月前 (07-10) 社会 40 0

长于财政与征战的年轻将军

在之前讨论屋大维的文章内,笔者提及了不少关于提比略的信息。提比略是屋大维确立罗马帝国之后的第二任天子,是屋大维的养子,是屋大维第三任妻子利薇娅与前夫提比略·克劳迪乌斯·尼禄的儿子。在下文中,笔者将直接称谓他为提比略。

提比略出生于公元前42年,也是凯撒被刺杀后的第二年。他的童年一直生涯在罗马内战的阴影之下。公元前24年,提比略在屋大维的准许下踏上了自己的从政之路。十九岁的他被元老院指派为财政官,并在位时代显示出了后勤的能力。那时的罗马城,粮食供应泛起了难题,于是这份事情就天经地义地被交财政官提比略去处置。厥后供应的问题被完善解决,提比略不只确保了罗马的谷物入口与供应,同时还缓解了小麦的稀缺,为罗马城积累了大量的粮食贮备。

屋大维对提比略财政官时的作为很满足,在提比略任期竣事之后,便着手让提比略正式接受军旅生涯,意在将其培育成为一个有荣耀与战功的贵族。公元前20年,提比略被派去东地中海,成为阿格里帕麾下的一位军官。提比略在阿格里帕的指挥下,率领军队进入亚美尼亚王国,以迅雷之势清扫反抗,亚美尼亚王国便成为罗马的呵护国。帕提亚帝国的国王被提比略的声望与战功所震惊,并不愿再与罗马发生冲突。为了示意诚意,帕提亚国王自愿将自己的孩子作为质子送给屋大维。而年仅22岁的提比略也挖掘了自己的军事先天,往后只问战事,不问政事。

提比略的雕塑,今存放于Cologne的Romisch-Germanisches博物馆

激流勇退,告辞政治

在亚美尼亚王国大捷之后,提比略最先了长达十四年的军官生涯。每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死后,都有提比略和他士兵的影子。在公元前20年到公元前7年的这13年间,提比略确立了数不胜数的赫赫战功。他率领军队镇压了潘诺尼亚的造反,击败了在阿尔卑斯山以北洗劫的日耳曼部落,占领了拉埃提亚区域并将其并入罗马疆土。公元前15年,提比略和他的集团军击败了多瑙河周围区域的所有部落,为罗马帝国牢固了北部多瑙河防线。据卡西乌斯迪奥(Roman History Book LV 9.1-5)纪录,公元前6年,为了奖励提比略,屋大维游说元老院给予他“保民官权力(Tribunicia potestas)”,并将东地中海的治安与军权交予提比略,这份职位在之前归属于屋大维的左膀右臂阿格里帕。母庸质疑,此时的提比略已经成为了罗马最具势力的将军,他职位仅次于三人:天子屋大维与皇储盖乌斯和卢修斯。

不外提比略似乎并不喜欢屋大维放置的重任。同年,他公然忤逆了屋大维的意愿,辞去了屋大维任命的所有官职,并自我流放到了罗德岛上最先了退休生涯。

提比略第一次退休的罗德岛地理位置

关于提比略的突然退休,史学家们各有预测。读过前文的读者同伙也许还记得,笔者曾注释过提比略退休的缘故原由之一:对茱莉亚的厌恶。屋大维在阿格里帕死后,将茱莉亚许配给了提比略。然则提比略并不喜欢茱莉亚狂妄与淫乱的生涯方式。许多史学家预测,提比略的退休是因为厌恶茱莉亚,以是选择自我流放到罗兰岛,眼不见心不烦。也有另一种注释,以为提比略身居高位,威胁到了皇储盖乌斯与卢修斯的职位。提比略本人不善言语,性格内向且偏执,喜欢征战与享乐,并无任何夺权的野心。因此,对于提比略来说,最理想的生涯应是沙场上建功立业,功成名就之后退休享乐。这样的性格,让史学家们以为,提比略为了避嫌,同时也为了向盖乌斯与卢修斯示意忠心,提前交权宣告退休。无论哪种缘故原由身分更大,正值36岁壮年的提比略如愿以偿,提前过上了惬意的退休生涯。

公元2年与4年,屋大维两位外孙皇储卢修斯与盖乌斯先后去世,在没有任何其他继续人人选的情形下,屋大维命提比略回到罗马。提比略各样不情愿地回到了罗马城。他已往的十年过得十分清闲,十年的退休生涯非但没有让提比略感应疲劳,反而让他喜欢上了这种“自我流放”的感受。然而父命难为,提比略被迫被召回了罗马,并在屋大维的授意下,成为帝国的皇储,并同时拥有大祭司、执政官、保民官等权力。屋大维宣言,提比略将拥有“maius imperium”,翻译为“掌管罗马一切的权力”。46岁的提比略正式成为了罗马帝国的皇储,在他之前,屋大维先后思量了五个人选,但无一不英年早逝。为了保证平稳的权力交替,屋大维不得不选择硕果仅存的提比略,对于屋大维而言,实为无奈之举。而提比略亦非常理中的继续人,他对屋大维立储的下令三番两次的实验拒绝,但最终照样选择了妥协。罗马帝国的第一皇储之争就这样在屋大维的无奈与提比略的不满中,画上了句号。

屋大维的离世 

提比略于公元6年被立为皇储,屋大维于公元14年逝世。8年的皇储期让提比略得到了元老院的支持,而且在屋大维的扶持下,逐渐最先顺应一切奥古斯都应该肩负的权力与责任,屋大维也希望在死前尽可能训练提比略处置政务的能力。然而在这时代,提比略对政务并不伤风。在提比略的皇储时期,不同于屋大维培育他政治才气的期望,他最大的政绩依然是战功。

公元后9年,日耳曼行省的部落造反,提比略被派往前往镇压。公元后12年,提比略平定了日耳曼区域的一切武装抵制,凯旋回归罗马城。亦是该年,提比略在罗马帝国声望的达到了亘古未有的岑岭,无论人民照样元老院,都十分佩服这位能征善战的将军,屋大维也对这场胜利十分欣慰。提比略在屋大维眼前显示得十分驯服,不居功自傲,不好大喜功,这让屋大维十分满足。

提比略凯旋后的第二年(公元后13年),屋大维便给予提比略和自身相等的特权与职位。从这一年最先,提比略便不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储”了。他成为了可以和屋大维平起平坐的“共治天子”,除了没有奥古斯都的头衔以外,提比略拥有一切屋大维的权力。屋大维于公元14年病逝。据一世纪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纪录,“当屋大维病入膏肓时,曾私下传唤提比略前往他的病房,二人在房内度过了一天。

苏埃托尼乌斯的中世纪画像

皇权如仆从

公元后14年,55岁的提比略继续皇位,成为罗马帝国的第二任天子。提比略的性格缺陷在当天子之后也很进入了民众视野。当了天子之后,他不再是昔时谁人战功赫赫的将军,现在的他是一个性格内向,不善与人交流的奥古斯都。提比略的任性在当天子之初便体现得淋漓尽致。据苏埃托尼乌斯纪录,当屋大维的遗愿在元老院宣读完毕之后,提比略马上立即拒绝继位奥古斯都,并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愿意继续皇位。只管在这之条件比略已经准许了屋大维会继续皇位,可一旦屋大维离世,提比略内心里对皇权的拒绝让他在元老院眼前肆意任性。

提比略的继位在元老院争论了良久。据苏埃托尼乌斯纪录,很长时间后的某一天,终于一名议员失去了耐心,他哭喊道:“要么就让他拿走[皇位],要么咱们就不要天子了!”。这一提议很明显不切现实,然则却真实地表达了不少议员对提比略任性的无奈。在这件事之后,元老院对提比略继位的压力也日渐加大。终于,忍受不了元老院压力的提比略终于下定刻意遵守对父亲的答应,继续了皇位。在准许继续王位之后,提比略公然在元老院内把天子一职形容为“如仆从一样,充满了难以承受的肩负与不幸”。

虽然提比略万般不情愿地接受了皇位,但这并不代表他放弃了成为一个好的天子起劲。或许是不想让父亲屋大维蒙羞,或许是以为自己既然已经接受了皇位,那就不如做出一番事业,不管是前者照样后者,提比略在他的早期统治时期都实验着去成为一个称职与卖力的天子。这样的起点对于罗马来说是件幸事,然而他并不像父亲屋大维一样精明郑重,慎言慎行,纵横捭阖间游刃有余。提比略的性格缺陷导致他注定无法复刻他父亲的乐成,甚至于许多时刻适得其反,这在他的行政气概与为人处世中一目了然。

意气消沉后的自我流放

在提比略统治的初期,他实验着像屋大维一样,成为罗马的公仆,并全力显示得尽职尽责。然而提比略的性格导致他无法和元老院保持优越的关系。提比略不善言语与社交,这也导致他每次都不能妥善地将自己的想法表达给元老院。在推行政策时,他又十分任性,导致议员们以为提比略刚愎自用,不听劝阻。提比略的起点也许都是好的,然而无论效果若何,他与元老院的关系却在不停恶化。提比略的不善言语与任性冒犯了许多议员。

意识到这一点的提比略最先逐渐排挤元老院,他最先逐渐信赖元老院不需要自己也可以正常运作。而提比略可能自己也意识到,他永远不能能成为像父亲屋大维一样乐成的政客。在屋大维掌控下的元老院一切有条不紊,罗马的政务也一切以屋大维为中央协调地运转着。然而提比略却没有屋大维那般平衡议员关系的能力,于是在提比略执政时代,议员们最先拉帮结派,而且中伤中伤,而提比略本人则夹在中央。若是他发表意见,那么便会被视为暴君,若是他不发表意见,又会看做无能。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提比略来说,都太过庞大与疲劳。作为一个过惯了简朴军旅的将军,和一个妄想享乐的贵族,提比略逐渐放弃了治理政治事务。

塔西佗纪录过这时期的元老院:“许多前执政官与莠民议员勾通,并最先相互恶意竞争,提出林林总总不知羞耻,甚至于极为荒唐的提案。”一次元老院议事竣事之后,提比略在脱离前或叹息,或讽刺的说道:“O Homines ad servitutem paratos!”,直译成汉语即是:“啊,这些人[议员们]真是太适合当仆从了!”

这种对鄙夷让提比略越来越不屑介入政事,凭据塔西佗的纪录,提比略执政后不久,他便最先逐渐远离政治,让元老院自行运转,不再介入议事。公元22年,提比略在位第8年,年迈心疲的提比略选择将自己保民官的权力分享给他的儿子德鲁苏,并最先频仍的外出度假。他脱离罗马城频率越来越高,时间亦越来越长。

公元后23年,德鲁苏突然病死,提比略悲痛万分下更是意气消沉,不再问政事。许多史学家预测是提比略的禁卫军头领赛扬努斯为了独揽大权,毒死了现实掌权的德鲁苏,不外这归根结底也只是推测。岂论德鲁苏的死因为何,提比略无疑受到了伟大的袭击,原本不理政事的他最先变本加厉,对政治的一切不闻不问,也没有寻找皇储来替换死去的德鲁苏。

公元后26年,德鲁苏死后的第三年,提比略宣布正式退休。68岁的老天子在政坛里苦撑十余年之后,照样选择了隐退。他将隐退地点选在了意大利西南部的卡普里岛。这座小岛长久以来一直是罗马贵族们的度假胜地。提比略亦继续了屋大维生前在此岛上拥有的一座豪华庄园。老天子的态度很明确,对政治和军事感应厌倦的他想要在这豪宅里享乐余生。

提比略卡普里岛庄园的遗址

倒戈的禁军统领

提比略退休至卡普里岛之后,罗马帝国的第一把交椅泛起了真空。这时,一个对皇权蓄谋已久的将军站了出来,行使军权以及提比略对其的信托,迅速掌控了元老院,大权在握,遥控朝政。听说,他为了夺权,曾在三年前毒死了提比略的皇储德鲁苏,他就是那时的禁卫军首领——赛扬努斯。

赛扬努斯在前文也有稍微提到过,他是从屋大维时期就一直活跃并忠于茱莉亚克劳迪家族的一位将军。提比略当权后,更是对其信托有加,并将意大利半岛最精锐的禁卫军交予赛扬努斯治理。然而赛扬努斯并不是个省油的灯,深知天子不喜政事的他,最先不停扩张禁卫军在罗马的职位。提比略是一个伶仃的天子,他的统治并不受元老院的待见,政治上处于伶仃状态,身边能信赖的人也只有屋大维留给他的老班底。但即即是这个老班底,也早已逐一逝世,留下来的只有赛扬努斯一人。

在提比略继位之初,为了珍爱自身的平安,他与公元后17年将禁卫军的军营从罗马城墙外调入了罗马城内。禁卫军约1万人,是屋大维时期筛选出的精锐士兵,同时是守护意大利的最后底牌。但此时的罗马并无任何战事,意大利更是高枕无忧,而调入罗马城内这一行为,无非是提比略为了制衡议员的一个棋子。然而提比略可能也无法意料,他一时的权宜之计,会缔造一个在未来百年间乱政不停的势力,固然这是后话。

提比略退休之后,更是松手将所有的罗马政务交予赛扬努斯与元老院掌管。随着提比略在罗马的影响力不停消逝,赛扬努斯的势力则在快速的膨胀。

提比略在卡普利自我流放与享乐时代,处于信息闭塞的状态。提比略也因此经常忧郁自身的安危会受到威胁,于是对赛扬努斯的建议言听计从。随着时间逐步推移,赛扬努斯乐成将提比略排挤,而且将所有来自于提比略的权威都加在了自己身上。仰仗着提比略的信托,赛扬努斯最先大规模清扫元老院内敢于否决自己的政敌。而这些议员们,无一不被赛扬努斯以“谋反”,“叛国”等缘由上报给了提比略。

赛扬努斯在清扫了一切政治障碍之后,最先用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消灭罗马城内富有的元老院议员,将他们逐一正法。赛扬努斯在事后往往会没收他们生前的所有资产,并所有变为禁军军费或收纳进他的私人腰包。随着赛扬努斯的权力与财富不停膨胀,他的野心也一发不能收拾。公元后31年,提比略退休后的第五年,赛扬努斯最先谋害暗算提比略。事后或可大权在握,自主王朝,亦或可辅佐提比略年仅12岁的孙儿或提比略的侄外孙卡里古拉称帝,遥控朝政。

此时的提比略,已是73岁高龄。不外他岁数虽大,但头脑却依然清晰。据卡西乌斯迪奥纪录,提比略提前知晓了赛扬努斯的阴谋,只管最初很震惊,但他很快便做出了反映。他深知已往五年间赛扬努斯在罗马的作为不得人心,并坚信“人民与元老院会站在他的一边,于是他先下手为强”。提比略为了让赛扬努斯放松小心,发出了一份讲述,声称将要赐予赛扬努斯保民官特权。与此同时,他暗地里联系禁卫军的二把手内:维鲁斯·斯托里斯·马克龙,隐秘答应他禁卫军统领一职。马克龙深夜潜入罗马城,并将提比略逮捕赛扬努斯的密令转达给了支持提比略的议员们。马克龙趁赛扬努斯不在军营的时刻,将提比略的密令展示给了禁卫军。信中,提比略揭破赛扬努斯秘谋害反,并许诺给每一位忠诚的禁军士兵奖励。禁军很快倒戈。提比略用了数天的时间,让赛扬努斯从权倾罗马的将军,变成了元老院与军队的众矢之的。

公元后31年,赛扬努斯在元老院内被捕,马克龙取代赛扬努斯成为新的禁军统领。提比略看待任何赛扬努斯的支持者与余党时显示出了将军时的杀伐武断。据塔西佗纪录,所有被嫌疑介入此事的人,以及所有赛扬努斯的拥护者们,都被逐一处决。一时间,台伯河畔横尸遍野。

提比略在处置了赛扬努斯之后,并没有重拾大权,而是继续选择了退隐庄园。罗马帝国仰仗着屋大维时期遗留下来的制度,有条不紊地继续运作着,有赛扬努斯的先例,无人敢再与提比略为敌。

公元后33年,提比略提升侄外孙卡利古拉为声誉财政官,看似是要在侄外孙卡里古拉与孙子哥梅勒斯二人世选出一个继续人。然而内心深处,提比略仍对继续人十分摇摆不定。卡里古拉此时23岁,正是继续皇位的大好年数,然而却不是提比略的亲生血脉。哥梅勒斯此时年仅14岁,距离传统罗马的掌权年数还相差甚远。卡里古拉趁这个时机,暗自笼络了提比略最信托的人——禁军首领马克龙。马克龙在提比略眼前替卡里古拉进言,打消了提比略最后的迟疑。最终,提比略放弃了孙儿哥梅勒斯,刻意立卡里古拉为皇储。

皇储之事定下后,提比略继续着退休养老的生涯。公元后37年,77岁的提比略逝世。这位青年时南征北战,中年时激流勇退,老年时放权享乐的天子,终于在清闲的退休养老生涯中竣事了自己的一生。

正面提比略,后头带有赛扬努斯名字的铜币。赛扬努斯死后,被元老院投票移除公共影象。所有关于赛扬努斯的雕塑都将被销毁,所有带有赛扬努斯头衔的钱币都将抹去其姓名

提比略的政治遗产

前文曾提及,提比略提议的政策往往无法与元老院杀青共识。但这并不代表提比略掌权时期所推行的政策是错误的。事实上,提比略为屋大维新确立的罗马帝国打下了十分雄厚的基础。无论是在财政上,照样稳固领土上,提比略都作出了极为卓越的孝敬。

屋大维时期的罗马帝国空前扩张,屋大维先后征服了北西班牙,日耳曼区域,多瑙河以北的沿途区域,将罗马的疆土扩散到了整个地中海与西欧。屋大维在三十年内所征服的领土比罗马共和国初期三百年征服的领土总和还要多。云云大规模的领土扩张所带来的即是治安不稳,前线防御军备不足等情形。公元9年的条顿堡森林之战更是让北部边防的罗马军队元气大伤,不得不退出日耳曼领土。提比略亲自带兵前往镇压,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勉强将事态稳固下来,然则罗马帝国迅速扩张的后遗症已经最先逐渐显露。

屋大维在世时,这些问题便已经存在。屋大维本人也深知罗马不能以无限制扩张下去,然则他的所有领土扩张都是为了帝国可以更好地确立边防。屋大维扩张的领土,大多都是在已往与罗马纷争不停的地域。屋大维想趁自己仍在位,政治事态仍稳固时,一劳永逸。这个决议无疑是准确的,然则为了这些扩张所支出的价值却要留给他的继续人提比略面临。

屋大维留给提比略的问题不仅是领土的不稳固,更有财政上的难题。接连不停的征战已经消耗了罗马的大量财富,与此同时,如前篇中所提,屋大维在帝国全境大兴土木工程,重铸了无数雄伟壮观的神庙,新建了无数大理石修建。而这一切工程无一纰谬罗马帝国的财政发生着伟大的肩负。到提比略继位时,罗马帝国的财政仅仅够维持军费与正常的政治开销,并无太多多余的存储。

作为一个将军身世的天子,提比略在看待领土上显示出了惊人的控制力。他没有像大多数罗马人议员妄想战功,亦没有穷兵黩武。在对外扩张与牢固领土上,提比略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后者。提比略在任时代下令在帝国的各个角落确立了数不胜数军事基地与军营。苏埃托尼乌斯纪录了许多关于罗马帝国各地的动荡事宜,这些地方骚动,无一不被提比略使用柔和与镇压的手段逐一平息。与此同时,提比略在继位之后再也没有开启新的战争,在面临疆域周边的部落洗劫与入侵一事上,提比略优先选择通过外交手腕来解决。提比略不动刀兵的外交以及牢固领土的建设无疑为罗马帝国带来了和平与清闲。屋大维时期所占领的区域也在提比略的统治下,被徐徐牢固。

财政上,提比略的作为更是令人瞠目结舌。提比略继位时,罗马帝国的财政维持着平衡,但并无太多余额。提比略离世时,罗马帝国的财政金库被扩大了近二十倍。不同于屋大维,提比略并没有选择大兴土木来向后世彰显丰功伟业,他也没有豪掷千金的为自己的享乐买单。提比略的财政政策很简朴:削减开销。罗马帝国收入随着领土的稳固,税收也会不停增添,以是收入的增进是一个一定。提比略要做的就是维护社会清闲,保持优越的税收,与节约开销。据卡西乌斯迪奥纪录,提比略离世时,罗马帝国的财政金库中有约“33亿塞斯特斯铜币”。苏埃托尼乌斯的纪录大径相同,在他的纪录中,提比略留下了“27亿塞斯特斯铜币”。而屋大维离世前,财政上约莫只有不到2亿塞斯特斯铜币。

提比略统治下的罗马帝国。黄色部分为屋大维死前。绿色部分为提比略在位时代的领土扩张

憧憬退休的内向将军

提比略的统治一直极具争议。批判提比略的人以为,他将引狼入室,将禁军的统领扩张到了罗马城内,导致禁军可以在日后挟持天子与议员,为往后罗马帝国的政治杂乱埋下伏笔。提比略在任时代,大权频频旁落,俨然一副昏君形象。然则与此同时,提比略对罗马帝国所作出的孝敬亦是有目共睹。他扩大了财政,为罗马帝国的经济发展打下了优越的基础。他牢固了领土,维持住了屋大维时期征服的大量领土,而且兵不血刃地吸收了三个王国。这些都无疑都将罗马帝国推向繁荣富强。

无论后世评说若何,提比略鲜明的形象将让他成为最难忘的罗马天子之一。他比起屋大维,更能让人发生情绪上的共识。我们可以佩服屋大维对自身的节俭,对事物认真卖力的态度,以及对处置政治关系轻车熟路的能力。但比起屋大维,我们或许更能感受提比略的起劲、无奈与自私。在成为皇储之前,提比略起劲地完成着父亲屋大维放置的每一项义务。当他发现了自己行军接触的天分时,索性便留在了军营中。当屋大维把重权与责任交予提比略时,他意识到了权力并不是他想要的,一个人把自己流放到了罗兰岛,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涯。当父亲屋大维需要他成为皇储时,即便各样不情愿,提比略照样选择了接受。

提比略继位后,他也实验着成为像屋大维一样的天子,然则性格与能力使然,他注定无法成为一个政客。他或许有理财和接触的先天,但终究不是一个政治家。意气消沉的他又最先过上了退休生涯,也许对于提比略而言,退休生涯的惬意与享乐才是他一生最高的追求。得知赛扬努斯的阴谋之后,提比略杀伐武断。然则事后,依然无法走出清闲的温柔乡。提比略实在并非没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若是他回到罗马,议员们很快又会再度厌恶他,与其讨嫌,不如做个安乐公。但与此同时,他并没有在享乐中浪费,在他的理财下,罗马帝国积攒出了亘古未有的伟大财富。这就是提比略,一个不善言语,妄想享乐,不喜权力的天子。

,

欧博会员开户

欢迎进入欧博会员开户(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AllBetGamin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欧博手机版下载:“皇权如仆从”:自我流放、萧规曹随的提比略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794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349
  • 评论总数:363
  • 浏览总数:32707